返回主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您好,欢迎访问湖南警民桥网站!
综合要闻  警协动态  警务报道 维权解惑  警民交流
博客  播报  论坛
体育  娱乐 警用装备  公安历史  警营文化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探案纪实 > 切断跨越太平洋的毒品运输黑线 时间:2018-07-09 10:00  来源:中国警察网  作者:王希泉  点击: “7·20”系列可卡因跨国走私案侦破纪实(上)   一艘让民警费尽周折的货轮

  2017年7月23日,山东省日照市,位于岚山港码头的监控室内,人们紧张地盯着大屏幕上的两艘货轮。它们从南美某国出发,辗转行驶了数月,终于在此停靠,相继进入泊位,卸下铁矿石。紧盯这两艘货轮的人,有公安部禁毒局领导,也有当地公安机关的民警。他们关心的不是铁矿石,而是运送毒品的目标船是否就在其中。

  据有关线索,南美的贩毒分子将数百千克毒品可卡因藏在一艘开往中国的货轮内,送货人与接货人在内地某港口交接,然后转至香港。

  根据这些十分模糊的线索,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,各地公安机关精诚合作,抽丝剥茧,追踪寻源,认定此船极有可能已经停靠在日照。

  然而,停靠在日照,不一定就能在日照找到它。

  日照辖区内,有国际货运码头两个——岚山、岚桥。它们是国内著名的散装货物码头。查一艘船看似简单,但涉及众多部门。为使工作顺利开展,日照市公安局负责人始终在一线指挥协调。经过多方合作,在各部门紧张工作下,寻找的范围缩小到两艘20万吨级货轮。

  这两艘船也不简单,船体长约200米,满载时几乎整个船体都在水中。在这样的船上,即使知道货品的位置都未必能找到,何况是刻意隐藏。

  交接这批毒品的人员已经从不同的地方赶往日照。

  时间向前推数日,一个名叫山导的印度人拿着简单的行李到达中国。他是这次毒品交易的买方代表。2017年7月23日,他买了一张机票,从上海直飞日照山字河机场。下飞机后,他打了一辆出租车,拿着手机定位,告诉司机到位于岚山港附近的舜海蓝天宾馆。

  他一进宾馆,就有3个人迎上来。这3人是前一天从不同地点进入中国的。他们从一家水上运动俱乐部租用了潜水衣、氧气瓶、水中助推器等物品,租了一辆出租车,长途奔袭上千公里来到这里。警方发现,他们对外宣称的目标是青岛,然而径直到了日照,在宾馆等待山导到来。

  在山导上下飞机的时间里,上海警方与日照警方已经完成了工作交接,日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徐福到机场暗中“迎接”,随后驾车一路“护送”。山导入住之后,民警在距离宾馆数十米处的一个20多米高的灯塔塔顶上设置了监视点。

  山导的3个同伙中,一人与山导住在同一家宾馆,另两人住在另一家宾馆。这两家宾馆的前台服务员中,也有装扮成服务员的女民警对他们暗中监视。23日下午,山导一行4人带着两个背包走出宾馆,背包里装着潜水器材和水中助推器,助推器每次可携带25千克货物。他们在码头租了一艘渔船,直奔岚山港,围着在港内的两艘南美货轮转圈,但是没敢靠近。他们与船老板约定,晚间再行动。他们的行动,灯塔上的民警看得清清楚楚,码头监控室里的人通过探头也看得清清楚楚。距离两艘货轮不远处停着一艘渔船,船上的民警也把他们的行踪拍录得清清楚楚。

  看来,这4人找的一定是这两艘船中的一艘。

  这天夜里,岚山港的一艘南美货轮已经卸完货开走了,此船将离开中国开往菲律宾,另一艘名为“南方智慧”号的货轮开始卸货。山导等4人还在岚山港未动,这说明“南方智慧”号上藏着可卡因。

  问题又来了,船上是否有内线接应?

  然而,船上船下的人在一个白天里没有任何可疑动静。到了傍晚,山导等4人早早就到了租用的渔船上,催着船主往“南方智慧”号的泊地驶去。刚到岚山港附近,他们却看到“南方智慧”号已经启航,向着远方驶去。

  如果早来一小时,山导等人就有可能到船上,找到毒品。

  然而,一切都晚了。

  民警一路“护送”毒贩北上唐山

  山导等4人眼看着船离开却没有办法,只能打道回府。警方却没闲着,从有关方面获得的信息显示:“南方智慧”号的下一个停靠站是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港。

  4名嫌疑人的下一站是哪里?他们回到宾馆后一夜无活动。第二天早晨,他们当中的香港人朱某突然找到宾馆老板,要他帮助找一辆出租车,去唐山。

  警方立即掌握了这一情况,看来他们是要紧追“南方智慧”号而去。

  当天中午,宾馆老板告诉朱某,车找到了,是一辆白色的依维柯,有两名司机。

  朱某非常警惕,问:“为什么是两个司机?”一个司机回答:“长途开车,还要赶夜路,必须用两个司机,轮流开。”

  山导等人带着背包上了车。别看他们只有四个人,背景却非常复杂,一个秘鲁籍的男子有很好的潜水技术,说英语,在此次行动中负责从船上找到毒品交给山导。山导是印度籍,可用英语、粤语和南亚的语言与人交流。另一名男子是来自巴基斯坦的东拿。此时朱某得到他“老板”的指令,没有随同伙一起北上,独自返回了香港。

  依维柯汽车沿高速公路向北走,山导等人事先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和水,就在车上吃喝,除了两次解决内急不得不休息外,一路狂奔。他们在车上很少说话,说话时各种语言夹杂,声音又很小,但是这一切都没能逃出警方的关注。原来,两名司机都是警察,一个是日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李治,一个是日照市公安局岚山分局的民警。李治能听懂英语,方言听不懂没关系,用手机悄悄录下来,发送出去请后方帮助翻译。沿途在治安检查站,他们也没有遇到过多的盘查。山导等人心里很“踏实”:看来没引起中国警方的注意。然而他们不知道,有数辆警方的车一直在前后左右“关照”他们,而且总是先他们一步到检查站,请那里的民警“高抬贵手”,检查时简单看一下就行了,不必认真。

  三次下潜,寻找藏匿的毒品

  经过10多个小时的奔波,2017年7月26日凌晨,依维柯汽车驶进唐山市,山导等人住进鑫丰宾馆。为防止山导等人发觉,日照警方与唐山警方的交接工作安排在100多公里外乐亭县的一个小宾馆进行。26日天亮之后,狡猾的山导等人毫无征兆地突然更换宾馆,住进了昌盛大酒店。但对警方来说,对方的一切行动都在视线之内。27日中午,接替朱某的香港人蓝某到达唐山,与山导等人会合。半个小时后,他们一起直奔码头去租渔船,他们与船主约定,晚上8时出海。看来他们真是有点迫不及待了。

  2017年7月27日深夜,4人坐着租来的渔船在海中航行了两个多小时,向“南方智慧”号行进,此时的“南方智慧”号停在锚地等待进港,尽管蓝某一再要求向前靠,渔船还是在距离大船100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。船主告诉他们不能再靠近了,不然大船有个小动作,掀起的浪头就能把渔船打翻。秘鲁籍潜水员跳进海中不见了踪影,一个多小时后,他两手空空地回到船上。第二天凌晨,他们上岸回宾馆睡觉。

  2017年7月28日,民警发现渔船船主进入日杂店,购买了钩子、棍子、绳子等物品放到渔船上。当天20时许,他们再一次出海,驶向“南方智慧”号停靠的锚地。到达之后,这些人仍旧重复上一次的行动,只是下水的时候带着白天购买的物品。然而,结果也依旧与前一次相同,没有取回毒品。第二天,“南方智慧”号离开锚地进港卸货。这天下午,4人第三次乘着租来的渔船到“南方智慧”号停靠地,由于港口工作人员众多,而且有各种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,在距船更远的地方,潜水员带着钩子、绳子、助推器入水,却再一次空手而归。

  毒品究竟在哪儿?毒贩能否“如愿”拿到毒品?请关注《“7·20”系列可卡因跨国走私案侦破纪实》下篇。

  (文中办案民警、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)

(责任编辑:警民桥管理员) 上一篇:浙江德清警方捣毁一电信诈骗团伙 涉案金额逾百万 下一篇:南海上的较量
 网站主办:湖南省警察协会     © 2013